www.262629.com

www.262629.com
您的位置:主页 > www.262629.com >

跟梁衡学新闻系列之四:采访如采药


发布日期:2019-06-28 19:4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是背上药篓,漫无目的,忽而山巅,忽而沟底,很是辛苦;二是有经验者,他有固定的活动范围,比如几座山,几条沟,平时他一边采,一边记住这里的地形地貌,时间长了便捻熟于心。采药方式不同,结果自然也不同。前者或许会在山腰下发现一两株珍贵的人参、首乌,但更多的是徒劳数日,空手而归;后者发现药材时,他并不一定立即就挖到篓子里,而是看其年龄成色,如果这支人参长得还不大不壮,他宁肯再等一两年,这期间还要常来看看。这样整个采药区在他心里就排出一张收获时间表,下个月该挖哪棵灵芝,明年该刨哪株黄芪,他都心中有数,不盲目外出,因而也很少空手而归。

  梁衡关于采药人的描述,其实是为了说明一个道理,态度不同,结果自然不同。记者采访也有类似两种情形:有的记者漫无目的,出去急扫一圈,撞见什么写什么;有的记者则是眼看心想,认真观察,哪个材料成熟,哪个材料还要待其发展,都在自己的脑子里画了一张时间表,决不做徒劳的无用功。显然,前者是西瓜芝麻一起抓,常有饥不择食之困、寒不择衣之窘;后者则是知己知彼,心知肚明,往往能取事半功倍之效。这两种记者根本区别,在于对采访的态度不同:究竟是主动还是被动?是有备而来还是匆忙上阵?是积极面对还是消极应付?采访的结果也就因此有了高下、优劣之分。结合自己多年的新闻采访生涯,梁衡对此体会最深――

  1983年,我上五台山繁峙县,发现县农科站帮助农民自动联网,结合实例搞推广,很快写了第一篇稿,但可以看出,推广干部的潜力还没有发挥出来,于是我继续注意这一事态。尽管写这稿时站长郭蒲生虽已做了许多工作,但先不急于让他露面。1987年,郭蒲生带头搞了承包,我极兴奋,当时地委行署正开农技成果发奖会,我向地委建议,他们虽无具体研究成果,但推广有功,为农业增产带来巨大效益,应给郭蒲生发特别奖。并进一步建议地委作出相应决定,鼓励农技人员下乡。这就是后来的第二、第三篇稿。

  俗话说得好,靠山吃山。但只吃不行,还要靠山养山。同理,一个记者要靠辖区里的新闻来源吃饭,因此要不断关心这里发生的事,发现苗头,注意趋势,并尽可能就自己的力量加以引导。曾在基层记者站工作了13年的梁衡,深谙其中之理,他曾多次说道――

  采访新闻不是一种被动的巧合,而是主动的把握,不是纯自然的采集,还要加一点人工的培育。采访,只是记者的表面劳动,这背后还有许多细致、耐心的工作。